龙都国际娱乐官网

2020年03月25日 10:19   来源:北京日报   

  全路网客运量已达311.11万人次,为避免人流聚集

  地铁“勤拉快跑”降满载率

  本报记者 孙宏阳 李博

  “非常”时期,为避免人流聚集,北京地铁启用“超强”方案——昌平线、八通线“减负”,最小运行间隔跑进2分内的极限值;全路网应用最新研发的客流实时监控系统,达到“限制最大进站量”自动报警;大客流站高峰期动态限流,多点位疏导保持安全距离……为了降低列车满载率,地铁“勤拉快跑”使出了绝招。

  “减负”奏效

  最小间隔跑出极限值

  对于繁忙的北京地铁来说,每缩短几秒钟发车间隔,都意味着增加运营管理等各方面压力。但为了给列车“减负”,降低满载率,北京地铁决定自我“加压”。

  从周二开始,昌平线和八通线开启超常超强措施,昌平线早高峰最小间隔由3分40秒缩短至2分钟,预计列车满载率下降45%;八通线最小间隔从2分50秒缩短至1分58秒,预计列车满载率下降30%。这样的间隔,对于昌平线和八通线来说,已经达到极限。

  北京地铁运营有限公司运营服务管理部高级工程师蔡宇介绍,为了跑出这样的“极限值”,昌平线和八通线工作日早晚高峰采取多种交路套跑运行方式,降低客流量较大区段的列车满载率。超强措施启动首日,记者在昌平线沙河高教园站看到,早上8时至8时30分,车站进站口和站台上没有出现乘客积压的情况,每隔两趟车就有一趟空车从这一站始发。也就是说,乘客只需花两分钟多等一趟,就能坐上宽敞的小交路车。

  “看似简单地缩短间隔,实则牵一发而动全身。”蔡宇介绍,为了应对“最小超常超强运行图”,在运营时间之外,地铁部门还要做好车辆的维修安排,确保所有车辆投入使用后的维修保障;司机折返作业时要按照要求快速作业,遇压车时更要加强瞭望;各站综控员和站务员还要熟悉列车运行图,协助解答乘客疑惑。

  为何选择这两条线试点?数据显示,疫情发生前的平日早高峰,八通线东向西进城方向列车满载率曾超过120%,昌平线进城方向列车满载率更是超过130%。在常态化限流的名单中,昌平线5座车站榜上有名,八通线更是达到9座。

  精准调度

  客流“超员”实时报警

  可以精确到分钟的客流监测系统,为地铁站及时采取限流措施、减少目测误差提供了指导。周二早高峰,记者在4号线—大兴线新宫站综控室看到,工作人员正在查看“分时进站客流监视系统”页面,每10分钟就会更新一个“当前进站量”,可以与该时段“限制最大进站量”进行对比,一旦超过最大进站量,系统就会向车站发出预警。

  这个“超强大脑”的应用,是为了解决疫情期间地铁控流的难题。北京市轨道交通指挥中心运营协调部部长方志伟介绍,与铁路、民航比,地铁无法通过订售票平台进行需求远端控制。

  为实现对客流的有效控制,必须通过站点协同联动实现控得住,通过在各站间合理调配进站控制配额,实现控得精准合理。特别是随着复工复产客流的逐步恢复,各车站亟需量化的进站客流控制阈值作为管控参考依据。

  方志伟介绍,指挥中心依托路网精细化客流分析模型,分析出列车的拥挤现象是如何一站一站、一步一步累积和消散的。在最拥挤区段的列车上,乘客什么时间从哪儿进的站、上的车,模拟出乘客在路网内的旅行轨迹。更具操作性的是,按照设计好的满载率标准,系统可给出各站每10分钟进站控制阈值,一旦“超员”就会发出预警。

  数字化控流,核心在于数据。同样依托AFC刷闸数据,北京地铁公司启用了客流实时监控平台。地铁大厦三层,北京地铁公司调度指挥中心内,新的监控平台正在运行,路网内所有区间的满载率情况,在大屏幕上都用绿、黄、棕、红四种颜色清晰地显示出来,哪里拥挤哪里宽松,一目了然。

  “通过进站数据和数学模型运算,哪个区间即将满载率超标,我们提前就能知道,车站引导乘客分批次进站的措施也会更加及时。”北京市地铁运营有限公司调度指挥中心主任陈文和客流调度员坐在屏幕前,正盯着这个能预测客流的“超强大脑”。

  动态限流

  多点控制保持安全距离

  “非常”时期,地铁限流措施也有了“升级版”,细致到导流围栏的摆放宽度都有讲究。周二早上7点半,大兴线新宫站内,进站安检前的区域已经摆放好蛇形围栏,乘客顺着流线有序行进,速度放缓却不用原地等候,每个人中间基本保持一米距离。高峰期,这样的进站速度和间隔是如何实现的?

  “疫情前,新宫站日均客流约为7万人次,受疫情影响,目前约为2.5万人次。根据实时客流情况,不同点位的工作人员动态控制进站速度。”4号线及大兴线站务经理刘耕指向安检区,从蛇形围栏入口、中间段到安检门前,站着多名工作人员,或拿着小喇叭或手持小圆牌,适时伸手示意乘客放缓脚步。仔细观察,还可以发现围栏比平时摆宽了几十厘米,因此虽然采取了限流,但并不觉得实际通行受限。

  新宫站安装了固定式测温设备,加快了乘客通行速度。记者在现场看到,乘客安检前通过一道“测温门”,只需停留1秒,另一侧门框上的仪表就会显示人体温度以及通过人数、报警次数、超温次数。

  管控措施跟着客流走。刘耕告诉记者,疫情期间4号线及大兴线客流最大断面也发生了变化,从原来的菜市口站至宣武门站,变成了新宫站至角门西站。“疫情期间,我们没有缩减运力,始终按最大运力时刻表,执行高峰期大小交路套跑,并在高峰时段随时做好加开临客的准备,以便有效降低列车满载率及车站客流密度。”

  据,本周一,北京地铁全路网客运量达到311.11万人次(含西郊线),比上周一增加16%,目前高峰小时拥挤线路满载率控制在40%左右。

(责任编辑:庄彧)

精彩图片